有一本書叫 The Pentagon’s Brain《五角大樓之腦》,說到越南戰爭中的一件事。二戰之後,美國的軍事力量是如日中天,但是在越南戰爭中卻吃了一個大虧。為什麼呢?

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一條,是北越這一方的游擊戰,美國人很不適應。那種全民皆兵,神出鬼沒的打法,讓美國軍隊疲於奔命。其中有一條著名的胡志明小道,不斷給北越軍隊輸送物資,美國人就一直琢磨著怎麼KO掉這條生命線。

當時,美國五角大樓都抓狂到討論要不要對著它扔原子彈了,這個小道的重要性你可想而知。扔原子彈當然是不可能的,後果實在太嚴重了。

所以五角大樓最頂尖的科學家,當時就提出了一個叫電子圍欄的計劃。當時為了保密,這個計劃對外宣傳是要在胡志明小道上建立起鐵絲網,瞭望塔和實體隔離牆為主的隔離帶。但實際上,美國當時根本沒那麼多士兵去守衛這個隔離帶,所以它是用秘密的高科技傳感器組成的電子隔離帶。

五角大樓的科學家預判,這個電子圍欄將會使用美國最先進的傳感器,包括把用於感應地震,人體,機械引擎和電子設備上的等等傳感器,然後採用空投和武器投射的方式投入地面。

這樣北越軍隊在路上行動的時候,說話的聲音,體溫,甚至走路踩在地面上的震動都會被空中偵察機監測下來,這些信息再送到美國的空軍基地中,交給計算機系統進行分析。

如此一來,就能掌握胡志明小道的信息,一旦發覺有情況,可以馬上派出飛機進行轟炸。

我這裡要再次提醒大家一下,這個設想可是在1966年年提出的,當時計算機科技是什麼樣的水平?普林斯頓大學為美國國家安全部服務的最先進的計算機,稱其擁有令人震驚的32K內存(你感受一下xD)。

所以當時從傳感器到計算機系統,可以說都跟現在差距極大。為了完成這個電子圍欄計劃,預計美軍要在胡志明小道上每月投放4000多萬枚傳感器,每年花在這上面的錢就達到8億美元。

這個計劃一提出來,就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原因很簡單,太燒錢了。但是,時任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卻對這個計劃非常感興趣。他最後力排眾議,推行了這個計劃,而且是國家最高優先計劃,絕密級別 – 除了總統和計劃參與人之外沒人知道。

咱們長話短說吧,這個設想極其科幻的電子圍欄計劃,總共花費了18億美元,結果呢?半分錢作用也沒有。

多虧這個計劃是絕密的,當時沒人知道這麼多錢打了水漂。計劃失敗的原因很多,比如當時傳感器靈敏度完全跟不上,什麼猩猩,猴子,水牛啊都會觸發,搞不清楚是人還是動物。

再比如,越南叢林太熱了,傳感器扔下去不久就宕機;再比如,當時還沒有激光制導,飛行員只能靠電子設備來投放,導致大量設備扔偏,諸如此類等等。
總之,當時的技術水平根本不支持這個設想。

後來的事我們都知道了,越南戰爭以美國失敗而告終。

好了,很多人就來總結經驗了。你美國有飛機大砲最新技術,但還是打不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啊。

其實在《王鼎鈞回憶錄》當中,裡面分析了共產黨的軍隊為什麼可以打敗國民黨的軍隊,也說到了類似的原因。

當時的中國社會也是有結構的,國民黨政府為了執政方便,當然就要掌握那些樞紐性的機構和人物。比如,地主鄉紳是農村的樞紐,資本家是工廠的樞紐,校長是學生的樞紐國民黨以為。掌握了這些人,自然就綱舉目張,可以管理整個社會。

但是共產黨反向而行,它提出來的農村包圍城市,軍民魚水情等等,本質上都是繞過那些可以看見的社會樞紐,轉而去新建樞紐,去動員那些被忽視的人。

共產黨結合貧農,不要地主;結合工人,不要資本家;結合學生,不要校長,這是一個潛移默化,工作量非常巨大的工程但是一旦整合完成,就一齊發力,摧毀那些原有的樞紐,重組了社會。

說回到美國的越戰,其實美國犯了和當年國民黨一樣的錯誤。他們以為自己把握住了社會和力量的樞紐,但是對於樞紐之外的,分散的力量完全束手無策。

但是,不知道你發現沒有。美國人那個失敗的構想,就是所謂的電子圍欄,其實正是在重建分散的樞紐。它想用電子傳感器,打一場分散式的人民戰爭。只不過因為當時技術不成熟,在越南戰場上沒有起作用而已。

換句話說,技術確實不成熟,但是技術的路線是對的。美國人向越南人學會了最寶貴的東西。

1975年年,越南戰爭結束,電子圍欄的故事則開始了下半部分。

得到了五角大樓支持的電子圍欄技術,為傳感器的發展奠定了強大基礎。美國海軍陸戰隊很快要求,在戰場上全面應用傳感器技術,以減少人員損失。

而傳感器發展到後來,應用範圍非常廣泛。比如現在非常流行的各種智能硬件,包括電子手環、智能家電、IWATCH等等,本質上都是因為傳感器技術的突破,才讓我們進入到智能時代。

電子圍欄計劃還有別的應用。當時這些科學家們一方面在研究如何更精準地發現敵人,另一方面也在研究如何逃避敵人的偵察,而這個技術發展到後來,就成為隱形飛機的雛形。

最後,靠著在越南戰爭期間的技術積累,科學家們與工程師聯手,最終造出了著名的隱形戰鬥機F-117。

而且,越戰中的這些設想,還有一個所有人都沒想到過的產物。我們之前說過,科學家們希望戰場上傳感器傳回的數據,都要送到計算機中心去進行分析。也正是這個契機,軍方研究員開始設想一種融合各種信息終端的系統 – 包括傳感器,無人機,激光制導武器和局域網在內的子系統都被連接到一起。

這種技術路線,其實也推動了互聯網的發展。

幾十年後的今天,美軍已經今非昔比。比如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剛開始美軍和當年在越南遇到的情況類似,中心化的力量陷入到分散化力量的圍剿之中。但在這個過程中,美軍也在發生迅速的變革。

他們的無人機,特種部隊,在戰場上的三人小組等等,用分散的小型力量加上強大的武器後台,重構了戰場上的力量組織樣式,正在一點點地扳回劣勢。而這種新型的力量組織樣式,思想的發源地正是當年越南戰場上失敗的電子圍欄技術。

我今天回顧這個過程,起因是最近在一個媒體人在社群裡看到一場討論。當時有人在嘲笑,所謂用人工智能寫作,寫出來的東西根本沒法子看,所以肯定不會有前途,人工智能替代記者是痴心妄想!

當時,我就跟他們講了這個故事。最後要說的是,嘲笑技術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它們一開始可能會敗,但是千萬別讓它們學會了人的基本邏輯。一旦邏輯對了,技術進步的速度(二次元式成長)是難以想像的,它們捲土重來的速度比你的想像要快得多。

所以說,要小心那些走對路的失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