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就第二次全球化的主導者美國,也開始反對全球化,特朗普說中國拿走了美國本土的經濟?說起過個話題,先要談談第三次全球化,為什麼?因為這提法太新鮮了。

第一次全球化好理解,是從哥倫布發現美洲算起,一直到二戰後,主要是歐洲人主導的向全球殖民的過程。

第二次全球化,就是我們現在,它是戰後,由美國人主導的國際貿易全球化,中國是也在後半場才加入到這次全球化的過程中,當然是這次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

但是,中國的加入也讓這次全球化出現了一個大問題。

你想,國際貿易的全球化有一個假設前提,就是經濟學上的《比較優勢理論》。簡單說就是,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自己擅長的產業,大家專心做自己擅長的就好,然後通過國際貿易進行交換,這樣大家都有工作、有飯吃,總體上的財富效應也是最好的。

但是中國來了之後,大家漸漸發現有點不對勁,那裡出問題了?

因為大家發現中國什麼都能做。剛開始搞點鞋帽衣服襪子,然後搞家電,電子產品,然後汽車也開始造了,後來大型飛機、高鐵、IT人材…看來什麼都開始搞起了?!

不是說好了,各自只搞自己有比較優勢的產業嗎?你們中國為何什麼都搞起來呢?你什麼都去搞,其他國家怎生存?

沒辦法,中國經濟的規模太大,內需也足夠多元,既能生產,也能消費,命中註定是一個全能型國家,當年中國當然好比印度、非洲等國,這你就能想像。

所以,這幾年就連第二次全球化的主導者美國,也開始反對全球化了,就是這個原因。

那怎麼解決呢?這就有人提出,中國要來主導第三次全球化?!

什麼是第三次全球化,就是指技術、市場、資金、勞動力這些資源的全球配置。

這句話,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是否覺得有點虛,到底當中的是什麼意思?所有的全球化不都是資源的全球配置嗎?這第三次全球化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

日本國立政策研究大學的經濟學教授邢予青老師的一篇文章,會讓我們都開竅看看。

這篇文章,是研究美國的貿易赤字問題。我們先把全球化的問題放下,先替美國人操操心。美國的貿易赤字是很高的,也就是說美國出口的東西比進口的東西要少得多。而且已經持續多年如此,美國幾乎和所有的貿易夥伴都是貿易赤字。

這確實符合我們的直觀判斷,中國人拼命生產,然後把好東西漂洋過海賣給美國人消費。但是美國沒有什麼可以賣給我們的,美國的貿易赤字當然就高。

但是疑問也產生了,美國人長期這麼入不敷出,怎麼還一直強盛呢,這不是坐吃山空嗎?

我們前面提到的邢予清教授的文章說,不對,那是統計方法有問題。美國貿易赤字沒有那麼高,有很大一部分,美國的出口被漏算了,沒寫入賬本中

舉個例子你就明白了。現在很多跨國公司,都是全球價值鏈的整合者。它們把零部件製造,產品組裝的環節,外包給其他國家,比如中國。它自己呢,逐漸實現了去工廠化,只專注於產品的研發,技術革新和品牌營銷。(這風格像不像阿里巴巴xD?)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Nike公司。Nike佔全球運動鞋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但是它們沒有任何生產設施,完全實現了去工廠化。它是利用對品牌和技術的壟斷,獲得每一件產品價值鏈中,附加值最大的部分。

換句話說,這些公司也在出口,出口的是它壟斷的無形資產。但是有意思的事來了,這部分出口,其實沒有算在美國的出口賬本上,為何?

因為那些Nike波鞋,都是在美國以外的地區生產或者組裝後,再進入國際市場,沒有通過美國的海關。與美國海關記錄的貿易統計沒有任何關係,它的銷售額對美國出口數字的貢獻當然就是零。

但是,對於購買這些美國產品的國家而言,這是實實在在的本國國民收入流向美國啊。和從美國直接進口什麼大豆和牛肉等等,沒有區別。

說到這兒,你肯定想起了另外一家公司。沒錯,就是Apple公司。

Apple是地地道道的美國公司,但是在美國本土,基本沒有蘋果手機的生產線,生產絕大部分是在中國完成的。

所以,一部蘋果手機生產出來,比如從中國出口到日本,這筆出口記在誰的賬上?中國的賬上但是錢誰賺走了?Apple公司。

這筆巨大的利潤,讓Apple公司的股票價格不斷創新高,讓美國的投資者獲益。

你看,怪嗎?其實中國本土沒賺那麼多錢,但是賬上記了一筆很大的出口數額;美國掙了很多錢,但是表面上啥也沒有然後美國反過來指責中國對美國出口,是貿易不平衡,是中國欺負了它。

來,數字分析來了!

以2015年為例估算,如果把Apple公司獲得的附加值算作美國的出口,美國對大中華地區的出口就會增加13.1%,對大中華地區的貿易赤字就會減少6.7 %

請注意,這僅僅是Apple一家公司。如果把Nike、可口可樂、Apple等等美國公司在中國獲得的附加值全部算上,中美之間的貿易遠遠沒有看上去的那麼不平衡。

再比如說日本,日本和中國一樣,每年對美國也是巨大的貿易順差。還是以2015年為例,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是700億美元,其中600億美元是日本出口到美國的汽車造成的

但是日本人買了大量的Apple手機啊。Apple手機在日本智能手機市場上的份額是70%,比中國還高。但是在賬本上,這算是中國出口到日本的,因為在中國生產的嘛,在貿易統計上和美國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把這部分Apple手機算上的話,美國對日本的出口就會增加10.1%,對日本的貿易赤字下降9.1%。還是那句話,這只是Apple一家公司的效果。所以,美國人沒有看起來的那樣吃虧,沒有特朗普說的那樣委屈吧!

好了,在這個模式中,我們發現了什麼呢?是一種全新的國際貿易模式。

過去的國際貿易,是你賣給我石油,我賣給你汽車,你賣給我服裝,我賣給你電器,都通過海關結算,都計入各個國家的進出口賬本。

但是現在這種新型國際貿易形式,往往是大公司主導的,在產業鏈內部進行。大公司在全球設立各種節點,有的研發,有的設計,有的生產,互相買賣,都繞過海關統計。

本質上,它已經不是一個貿易現象,它是一個價值網絡現象。原來的進出口統計數字,已經不能描述這個現象。

請注意,這不是特例,其實很多國家,很多公司都有類似現象。

就拿服服裝品牌來說,西班牙的ZARA、瑞典的H&M、日本的uniqlo等等,都在進行類似的運作,都是用它們壟斷的知識產權從海外市場獲益。

所以像中國這樣,負責製造零部件,組裝產品的國家,出口數字就會不斷增長。而像美國這樣,從價值鏈中獲得最大附加值的國家,反應在賬本上則是出口不增長,甚至下降,長期保持貿易赤字。

這個現象的背後是背表什麼?是全球化的模式,正在發生一次巨變。

說到這裡,我們才聽懂第三輪全球化的真實含義,它的本質是 – 在全新的價值網絡下「技術,市場,資金,勞動力這些資源的全球配置。」

第二次全球化,中國是最大的贏家,那第三次全球化,中國能不能起到主導作用?這是未來幾十年中國的機會和挑戰。站在這個高度,我們才能明白當初一帶一路等等政策的深遠含義。

特朗普本身就是一名很成功的企業家,我們回去看看北韓核問題,當時就找來日本與韓國共事,軍事上還不是兩位國家無中生有地賺了大筆國家軍事收入嗎?我們看是北韓核問題,特朗普看是賺錢的大機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