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在網上聽了一本書,書名叫《我不了解人類:12個真實的人類故事》,作者是橋東里。

其中有一個故事,說的是上世紀70年代的美國,一個叫格雷漢姆Graham的億萬富翁,斥巨資建立了一個精子庫。

這個精子庫是非盈利性的,它的初衷只是為了蒐集一少部分人的精子。這部分人,就是諾貝爾獎的獲得者。因為他覺得,自己背負著一個神聖的使命,必須讓優秀的人有更多的後代,這樣世界才能變得更優秀。

可見,這位老爺子是相信「男必生男,女必生女」的古老一套的。但是格雷漢姆還有一個附加條件,就是只接受自然科學方面的諾貝爾獎得主的精子,只有愛因斯坦這種理工科的大神,才入得了他老人家的法眼。

至於藝術、文學、政治之類的人文和社會學科,在格雷漢姆看來,根本不值一提。莎士比亞的作品再好看,也沒有發明電燈,照亮一座城市吧?羅斯福的政治手腕再高,也不能把人帶上月球吧?

總之,在格雷漢姆看來,只有理工科才能改變世界。至於文科,你們玩的是浪漫、是虛幻,你們的貢獻說好聽就叫叫錦上添花,說難聽就叫可有可無,根本就不實用。

平心而論,這個觀點,在我們身邊還是很普遍的,而文科生,確實處在鄙視鏈的下端。

在美國大學生剛畢業前5年各個專業的平均工資,排在第一的是計算機職位,平均年薪63,500美元,第二名是護理學,第三名是土木工程,而排在最後幾個的分別是哲學、政治學、歷史學、英語言文學、心理學。

你看,假如你是一個還沒畢業,或者初入社會的文科生,聽到這些是不是感覺有點失落?但是你先穩定一下情緒,我們來看一個小說裡的故事,確切的說,它也是一個思想實驗。

這本小說就是大名鼎鼎的《三體》。裡面有這麼一段:「說三體星人已經明確告訴地球人,我要消滅你們,但要先等等,因為大家離得太遠,所以我得先飛一會,再等400年以後我們才能飛到太陽系,到時再滅掉你們。」

人類一聽,當然心想不行了。但又沒法子,因為三體人的科技太先進了,人類的一舉一動,全都在衪們的監視之下。怎麼辦呢?

地球人想了一個辦法,就是我們也不開會,也不研究,反正一直被監視,我們就把地球的防衛反擊戰略,交到四個人手裡。你們這四個人,全權負責戰略制定,而且記住,只准把戰略藏在自己的腦子裡,不准告訴任何人,也不准寫下來,因為你一旦說出來,三體人馬上就知道了。

四人的《面壁計劃》

這個計劃被稱為《面壁計劃》,因為參與它的四個人,必須像面壁者一樣沉默。他們有很大的權力,可以調配地球上一切軍事和科技的力量,而且各個國家必須無條件配合,誰也不能問為什麼。

這麼一來,三體人的監視也就無效了。地球的全部命運,就託付在這四個人的手裡。前三個人的計劃,我們就不細談了,他們都是從科技的角度想辦法,也無一例外都被三體人識破了。

而第四位呢,是個社會學家,對軍事、科技、戰爭、天體這些相關知識的掌握,跟前幾位比就差得太遠了。他是這四個面壁者裡,唯一一個純粹的文科生。

但是最後真正制定出成功計劃的,恰恰是這第四位,社會學家。而且讓他成功的,並不是什麼厲害的科技發明或者武器,而是他發現及運用了《宇宙社會學》

簡單說就是,宇宙像一片黑暗的森林,每個文明都是森林里手持獵槍的獵人,一旦那個文明暴露了自己位置,別的文明就會出於自保為目的,想盡一切辦法摧毀它。所以在宇宙中,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位置坐標,不能讓別人知道。

這位社會學家的戰略,就是在太空里安置一些炸彈。它們一旦爆炸,亮光就會排列成一個坐標,這個坐標就是三體星的位置。這樣一來,肯定會有更高級的文明察覺到三體人的存在,並且把他們滅掉。

你看,這個戰略的發力點,和前幾個人完全不一樣。它根本就不指望軍隊、武器或者其它的高科技,而是利用了整個宇宙的社會法則,調動了一隻外來的震懾力量,使強大的三體人不敢輕舉妄動。

這不是對技術的運用,而是對關係的運用

在這個故事裡,文科生是不是一下子就揚眉吐氣呢!其實,不僅是在故事裡,即便是在現實中,文科受重視的程度也越來越高。關鍵在於,你先要搞清楚,像社會學、歷史學這些文科,學的到底是什麼。

比如社會學,這個學科的根本目的,不是教你書本上的知識,而是要你明白在不同社會網絡之間調研、學習和溝通的能力。假如說專業知識是技能,那麼這些專業知識之外的,就是背後技能,也是最值錢的技能。

有一個故事,分享到一位名叫Mike的美國社會學畢業生,他的畢業課題是《越南革命》,為了研究這個課題,他就去越南住了大半年。在這半年裡,他學會了越南語,而且還和當地人打成一片,融入得非常好。

結果後來,他居然被IBM請去了,在最前沿的人工智能和區塊鏈部門裡任職高管。

不是Mike多懂技術,而是只有他,能用越南人聽得懂的方式,把區塊鏈這個複雜的技術解釋得明明白白。要想在當地做這個業務,Mike的這個背後技能就必不可少。

再比如考古學,怎看也是一門非常冷門的學科。但是它只能用於挖古董、看壁畫?當然不是。考古學真正磨練的,是即使面對很少的信息,你也能分析出來大量的見解

再比如學國際關係的人,可以成為科技公司的項目經理;搞哲學的人,可以成為投資家等等。

來看看之前提到的收入排名,在剛畢業的前5年裡,文科生的收入確實沒有理科生高,但其實這個排名還有下文。假如把時間拉長,考察各個專業裡最成功的人才,一生的總收入,排名情況如何呢?

排在第一的,其實是政治學,第二位是歷史學,哲學排在第四。別忘了,這可都是在剛畢業前5年時,收入排在後五名的職業。

哈哈,有趣吧?你還要去讀商科,然後做銀行家了嗎?

這就是文科的後勁,可能起點不高,但如果你學到了真本事,最後一定有機會拔尖。

當然,以上只以大數據的總結而已,說什麼文科生、理工科生等好與不好、高或是低。其實,我認識很多理工科出身的人,也有非常好的文科素養。

甚至文科素養這個詞,說得也不准確,它的本質是背後技能,也就是不局限在某個專業的表面知識,而是著眼於整個社會協作網絡和未來社會的複雜性,從確定的東西中把握不確定因素的技能。

看來,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立身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