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談談,現代社會面臨的首要危機是什麼?如果去問一名美國政治家來回答這個問題,答案一般都是恐怖主義。

當年的911事件,讓美國人創巨痛深。那恐怖主義到底是什麼?

一般人的感覺,就是宗教極端主義分子針對普通平民的暴力活動。所以很多人認為,解決恐怖主義的唯一方法,就是打擊這些宗教極端主義分子。

其實,如果深入思考恐怖主義的源頭,就會發現,這個診斷和思考角度都有問題。

我們先來看一件事。

1979年8月27日,愛爾蘭一個海岸小鎮,男男女女有老有小一家七口,登上自家遊艇出海遊玩。突然,一聲巨響,遊艇爆炸了,船上七人,四人死亡,三人重傷。

消息傳出之後,震動全英國,接著就是震動全歐洲,全世界原來遇難者當中,有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 – 。蒙巴頓伯爵,船上其他人都是他的家人蒙巴頓是來愛爾蘭度假的,沒想到在這裡不幸身亡,享年79歲。

蒙巴頓伯爵,是英國現代史上的風雲人物之一,也是英國皇室的傑出人物之一。他是維多利亞女王的曾外孫,曾經擔任過英國海軍大臣,國防參謀長,二戰中是東南亞盟軍總司令。二戰後,出任最後一任印度總督,主持制定了著名的印巴分治的蒙巴頓方案。印度獨立以後,蒙巴頓回到英國,直到1965年年退休。

退休以後,蒙巴頓住在英格蘭南部,但他妻子在愛爾蘭有一個城堡,所以蒙巴頓每年夏季都要到那裡度假。1979年年夏天,英國警方就提醒過他,說可能會有危險,今年就別去了吧蒙巴頓說:「我一個退休的老頭子,誰會和我過不去,沒事兒,該去還去。」

其實1979年年的英國,可是不太平,因為北愛爾蘭的獨立問題,當時正在激化。當地的恐怖組織“愛爾蘭共和軍”內部分裂,更加激進的那一派,開始大開殺戒。

1979年年,是恐怖活動大爆發10週年。這一年,撒切爾夫人贏得了大選,即將成為英國新首相。<愛爾蘭共和軍>就決定在十週年之際,要給新政府幹一件大事 。他們就把目標選定為已經退休,但功勳卓著,影響巨大的蒙巴頓。他居然敢這個時候來到愛爾蘭度假,簡直就是自投羅網,於是就釀成了我們剛才說的悲劇。

現在,在新聞中看到歐洲國家連連發生恐怖襲擊案,大家驚嘆不已。可是在英國人看來,相比當年的<愛爾蘭共和軍>,現在這些恐怖分子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1969年到1982年年,愛爾蘭共和軍一共製造了3000多次爆炸事件,2000多人因此喪生當時一位英國特種部隊的軍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由衷地說:「我們的工作並不是最危險的。在北愛爾蘭街頭巡邏的陸軍兄弟才最勇敢。他們可是隨時會被爆頭或者炸死啊。」

而且,不僅英國,1960年從年代開始,西歐很多國家都有危害巨大的恐怖組織。不過,他們並不是什麼宗教極端主義,很多都是當地的白人。

比如,意大利的<紅色旅>綁架殺害總理莫羅,綁架北約美軍將軍。西德的<紅軍派>縱火燒掉法蘭克福的百貨大樓,炸毀德國駐瑞典大使館,劫持漢莎航空公司客機西班牙的<埃塔>,用汽車炸彈刺殺西班牙首相,從1970年年代開始,<埃塔>一共製造了將近三千起恐怖事件。一直到2011年,<埃塔>才正式宣布永久性放棄武裝對抗 。

當然,現在這些恐怖組織都成了過去時,年輕一代往往對他們的名字很陌生。

恐怖主義使用暴力,這讓很多人產生了誤會,以為恐怖主義的來源很久遠,和暴力的歷史一樣長。其實不然,恐怖主義是現代社會和現代技術的產物,為什麼呢?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大眾傳播。

在收音機,電視這些大眾傳播媒體出現以前,只有少數權貴和富豪才有能力在短時間內長距離傳遞信息,大多數人都只能了解身邊很小範圍內的消息。遠方的消息,要很長時間以後才能模模糊糊地傳過來。

先是報紙,然後是收音機,二戰以後西方家庭又普及了電視機。地球任何地方發生的事情,以聲光電的綜合形態可以迅速傳遍全球。也是從1960年代開始,西歐國家開始出現“愛爾蘭共和軍“這樣的恐怖組織。

這是不是只是時間上的巧合呢?

不是。想想以前,如果有人想在社會上製造恐怖感,他們要怎麼做,你就明白了。
比如,蒙古人征服世界時,遇到抵抗激烈的城市,蒙古人就屠城,把男女老幼都殺光。這樣做就是為了製造恐怖感,警告其他人,讓他們趕緊投降不要抵抗。

你看,他們要屠殺大量的人,才能在沒有大眾傳媒的時代,僅僅依靠口口相傳,把恐怖感到處傳播。在那個時代,如果只殺幾個默默無名的平民,根本就不會有任何恐怖效果。

但到了大眾傳媒時代,由於消息可以廉價,快速地到處傳播。於是只要突然襲擊,在公共場合隨便殺傷幾個人,就可以在社會範圍內迅速製造恐怖感,讓無數人緊張不已,讓各個地方都不得不戒備森嚴。

所以,現代社會的大眾傳媒,成了恐怖行為的「放大器」,全社會都成了恐怖分子表演的「劇場」由此就出現了新問題 – 恐怖組織用極小的成本,以大眾傳媒為槓桿和放大器,讓社會為了防備它們而耗費巨大資源。

所以你看,恐怖主義不是什麼古有之的東西文化,它只是一種現代文明的通病。

舉個例子,1974年美國一個名為<共生解放軍>的恐怖組織,綁架了一個傳媒大亨的女兒。<共生解放軍>先是要求傳媒大亨旗下所有媒體,都要大力報導綁架案,然後提出釋放人質的條件是:「大亨給加州貧困者每人發放70美元的食品,大約一共需要3億美元。」

大亨只好照做,大約8000萬人觀看了相關報導。但是他拿不出這麼多錢,只好花了200萬美元發放免費食品。最後,發生什麼結果呢?

結果是公眾紛紛開始同情<共生解放軍>了,這是幫我們窮人辦事呀!?更諷刺性的是,被綁架的大亨女兒後來竟然自願加入了<共生解放軍>,有趣的是,這件事至少三次被拍成電影。

可見,大眾媒體成了恐怖組織擴展影響,爭取公眾同情支持,激發內部士氣最主要的工具。甚至可以說,沒有大眾媒體,絕大多數恐怖行為都將毫無效果,毫無意義,甚至恐怖組織本身都難以維持。

很多人誤以為,當代恐怖主義源於古老的宗教或者某種文化傳統。其實,這是個誤會。當代恐怖分子繼承的衣缽,不是來自古代的兇徒,而是<愛爾蘭共和軍>這樣的西方、白人主義分子和現代派係的老師。

恐怖分子的危害,不是因為他們野蠻,而是因為他們精細,他們精細地運用著從駕駛飛機到通過社交媒體發布視頻等等多種現代手段。

恐怖組織屢屢得手,不是因為他們實力強大。最年法西斯納粹比他們強大,文明世界照樣能夠戰勝。事實上,今日的恐怖分子,比他們的西方前輩更加缺乏實力。

他們甚至都無力攻擊總理,將軍這樣的高官權貴,他們能做的,只是在街頭襲擊毫無保護的平民。恐怖分子,實際上是利用了現代社會的弱點,我們創業常說的痛點,找到那個甜點,就是創造價值的一個點。

說到這兒,我們就可以回到一開始提出的那個問題 – 治療。現代社會<恐怖主義>這個病,恐怕沒什麼簡單。

針對恐怖分子的打擊,立場當然是必要,但這只是一個單向角度方面。重新思考現代社會的天然缺陷,和媒體的反應模式,可能也是我們不得不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