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80年代,美國曾經有一家非常厲害的公司,叫王安電腦,創始人王安 An Wang 是華裔美國人。 王安電腦厲害到什麼程度呢比爾蓋茨曾說:「如果王安能完成第二次戰略轉折,世界上可能不會有微軟,我也不會成為科技偶像……我可能就在某個地方做教師,或是一位律師。」

但是,這麼爆勁的一家公司,1992年卻破產了,以至於今天都很少有人知道它。 那為什麼它會失敗呢?

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王安把公司交給了他的兒子王列管理。在王列時代,公司出現了一系列重大的決策失誤。但是王安說:「他是我的兒子,我信任他。」(感情做事…天呀xD)

企業決策失誤很正常,但奇怪的是,這些錯誤命令都被忠實地執行了。在當年的IT行業,王安就是一個神話,誰敢懷疑他的判斷?所以公司上下明知前面有地雷,仍然是並著肩地往前衝。

就這樣,一家偉大的公司最終倒閉。

這樣的故事,在創業界特別多這些悲劇都有一個共通之處:公司往往不是被突發,意外​​的事件打垮,相反,其中的人早就知道有危險,可是因為大家都不說話,最終導致公司陷入困境。

這個狀態,就是英語中的一句俗語,房間裡的大象 The room in the roo。意思是說,房間里明明就站著一頭大象,大家都看見,可是人人都沉默,好像它「不存在」,直到慘禍發生大家才發現。 房間裡的大象 The room in the roo 這個概念現在用的很多,就是指那些觸目驚心地存在,卻被明目張膽地忽略,甚至否定的事實或者感受還有一個定義,更加準確和傳神:房間裡的大象,就是那些我們知道,但是我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該知道的事。 比如吸煙,大家都知道有害健康。

可說實話,如果你在抽煙,別人勸你說這對身體不好,你會理會嗎?如果你不吸煙,看見別人在抽煙,你會勸他不要抽煙了,注意身體嗎?大概沒人這麼不知趣吧,所以亞洲男性吸煙率高達52.1%。

房間裡的大象明明就在,但是沒人說它在。

這個詞,和西方文化中的另一個詞,可以相對應地理解 – 國王的新衣,是明明沒看到,但是大家都假裝看到。房間裡的大象正好反過來,明明看到了,但是大家都假裝沒看到。 那問題是,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現象? 有好幾個解釋的角度。其中一個解釋,是所謂社會性誤會,什麼意思呢?

誤會和偏見,本來是不好的東西。但是有些誤會,是社會需要我們有的,我們還能從中獲利,甚至依靠它生存,這就叫社會性誤會。 比如,為了避免尷尬,就像性話題,性本來大家與生俱來,可是如果在公開場合談論,會讓大家尷尬。所以,「性」這頭大象就站在房間裡,在人類生活中那麼重要,我們卻很少公開談論它。

再比如,為了避免痛苦。許多當年從納粹集中營裡活下來的猶太人,他們普遍不願談起那段經歷,因為曾經尊嚴掃地,每次回憶都相當於又被羞辱一次。而加害者們,也不願舊事重提,因為這要經歷道德煎熬。你看,這是不是也是一頭房間裡的大象?

還有,為了減少孤獨感,這也是一種社會性誤會。人在社會中經常會產生孤獨感,但是人類恐懼孤獨啊,所以我們總是不自覺地在想,別人會接受什麼觀點,我們來迎合一下。很多房間裡的大象,就是這麼生出來的。

對這個現象,傳播學上有一個解釋的角度,叫沉默的螺旋

簡單解釋一下。如果出現了一個有爭議的話題,每個人都會先去感知一下身邊意見的氣候。如果自己的意見屬於多數派,那就放膽地說吧,越說聲音越大。而如果覺得意見的氣候對自己不利,自己的觀點是少數派,那很多人就會保持沉默,這一派意見的聲音就越來越小。這兩個過程疊加在一起,是震盪式放大,螺旋式上升,這就叫沉默的螺旋

那些沒有被表達出來的意見,聲音越來越小,就變成了我們今天說的房間裡的大象。 從整個社會來說,這個現象的源頭是人性,無可避免。但是如果在一家公司裡面,任由房間裡的大象存在,這就很可怕了。 一般理解,企業的老闆,設置各種各樣的機構,任命各種各樣的管理層,本質上就是在蒐集決策信息。所以按說,企業的老闆是最了解信息的人。

但實際情況正好相反,因為房間裡的大象存在,企業老闆恰恰可能是對最關鍵的事實一無所知的人。所以,比爾蓋茨有一句話,他重新定義了一下什麼是CEO。他說:「所謂的CEO,就是公司裡最後知道公司要破產的那個人。」

那在企業組織裡面,怎麼才能趕走房間裡的大象呢?這真的很難。但是行為經濟學還是提供了一個線索。

有一個很著名的實驗:「在一個玻璃罐中放滿糖果,然後請一群人來猜,這裡面有多少顆糖那你想,每個人猜的肯定差異很大,有的猜200,有的猜1000但奇怪的是,只要把他們猜的答案一平均,居然和實際的數字相差不多。 比如,2007年在哥倫比亞商學院就做了一次這樣的實驗。糖的實際數目是1116顆,73個學生參加實驗,平均數為1115顆,只差一顆。」

所以你看,人群中湧出的群體智慧遠遠超過了個人智慧。

但是請注意,這個試驗有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參與實驗者彼此之間必須互相獨立,在給出自己的答案前不能互相溝通。保持群體中每一個個體的獨立性,是群體智慧發揮作用的重要前提。

當然也有人做過相反的實驗,就是取消獨立性,允許參加實驗的人在給出自己的答案之前討論一下。結果會怎麼?

群體智慧的光環消失了,正確率大幅降低。 原因在那呢?

根據我們前面講的沉默的螺旋理論,一旦人群內允許相互交流,那就一定會有意見領袖冒出來。這些人推理能力強、口才好、有威信,他斬釘截鐵說出來一個結論,其他人就只好跟上。

我們前面講的沉默的螺旋就立即開始起作用,大家的判斷迅速向這些意見領袖的判斷集中,群體智慧也就消失了。

受這個實驗啟發,要想讓房間裡的大象顯形,就必須抑制那些意見領袖發揮作用。一家公司的基因,最重要的是信息傳遞方式。

那些小公司,為什麼氣氛好,效率高? 往往就是因為人少,信息傳遞機制非常地健康,是多信道,雙向傳遞的,速度還非常快。但隨著公司逐漸成長,漸漸變大,開始出現部門,層級。表面上這是好事,因為設置這些機構和層級,本身是為了解決效率問題的。

但是有一個負面的因素在暗暗生長,就是信息傳遞機制會逐漸向速度緩慢,單向,自上而下的方向發展。那些部門經理,關鍵的信息節點,就是在扮演意見領袖的作用,那組織內就會出現嚴重的消音機制。

最終的結果,就是最應該掌握全面信息的關鍵決策人,恰恰不掌握關鍵信息,房間裡出現了一頭或者很多頭大象。

所以你看,為什麼現代企業管理講究要層級扁平?

為什麼現在企業招人,要講究自我激勵,自我驅動?

為什麼大企業要拼命地搞中層幹部輪崗?

從今天話題的角度來看,它們某種意義上目的就是,抑制那些組織內的意見領袖,超級節點的作用,讓信息交互充分地流動起來,讓房間裡的大象現出原形。

如果王安當初能看見房間裡的大象現,完成第二次戰略轉折,世界上可能真的不會有微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