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史上,從1972年到現在快過半年紀,為什麼人類一直沒有再登月呢?

回想美國當年登月的《Project Apollo阿波羅計劃》,可能你會覺得奇怪,從上世紀6070年代,美國的阿波羅計劃已經先後6次把12名太空人送上了月球,當年來說,算是非常頻繁。

但是為什麼從1972年開始,到現在40多年了,居然再也沒有人去登月了。

這也就難怪有人宣揚式深信背後是有一種陰謀論,說美國登月是一場大騙局,認為當年那些照片都是假的,視頻也都是偽造。例如,月球上沒有空氣、沒有風,為什麼登陸月球的星條旗會迎風飄揚?月球上沒有大氣層,不會遮擋視線,那為何登月照片天空中沒有星星等問題。當然,這些言論不足為信,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過去多年一直對此都有非常合理的解釋。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登月行動的停止近半年紀呢?如果從生意思維角度去看,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當年登月的動機沒有了

上個世紀6070年代,是美蘇冷戰時期,是美國政局最有危機感的時候,就在195710月,蘇聯人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

你想,在美國人看來,這是多可怕的事情。敵對一方勢力,搞了個近科技東西,每天在美國上空飛過,那裡面會有什麼?誰都不知道!而且蘇聯既然能把那麼大的衛星送上太空,當然也能把洲際彈道導彈打到美國,美政一方自由會想:「這怎何行?不能這樣下去!」

美國算是什麼情形?代表著領導人能力不足嗎?科技沒有創新?還是資本主義制度根本上有問題呢?這種討論當時在美國輿論上有很多爭論。

那美國人能怎麼辦?當然就要做一件比蘇聯人還要強大的事吧登月計劃。 從1958年起,美國就搞了個太空大躍進,專門成立了NASA,瞄準的就是登月這個專一大目標。從肯尼迪到約翰遜時代,NASA獲得的預算一度達到歷史最高值,拿走了整個聯邦預算的4.41%

4.41%是什麼概念?回來2017年去看,NASA獲得的預算只佔聯邦預算的0.47%。只能說,美國人當年是拼了命去發展太空科技吧。

手中握著這麼多錢,NASA的底氣和幹勁當然十足啦,從1969年的阿波羅11號開始,接二連三地把人送上月球,美國算是打了個翻身勝仗。

這種爆爽,一兩次可以,但是要接二連三地爆爽,民眾的熱情自然也下降。而且美國人也覺得,這事性價比不高呀。

的確,月球上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雖然有人說,月球上有可以用來核聚變發電的元素3,但即使是到了現在,人類的科技水平也沒法開發與利用它。也就是說,美國人去月球,去一趟和去六趟的收穫也差不了多少,分別不大。

到了1972年,尼克森訪問蘇聯,兩國關係緩和下來,登月行動就這樣不了了之。現在,NASA這個機構在美國社會裡的地位也嚴重下降了。

西洋模式與歐洲模式

其實,人類的登月計劃就好比大航海,而大航海有兩種。一種是中國式的鄭和下西洋模式: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宣示了國力,贏得了讚美,但是終歸沒有獲得任何實際的利益,最後還是終止了。

另一種是歐洲模式:海盜也好、殖民者也好、冒險家也好,歐洲人都是為了金錢上的利益,比如說獲取東方的香料等等。而出海遠航,結果的確讓他們獲得了豐厚的物質回報,然後吸引更多人投入更大的力量,最後改變了整個時代。

當年美蘇兩國的宇航模式,就好比中國式的鄭和下西洋。

那存不存在一種當年歐洲式的宇航活動呢?這些年,確實看到些眉目,算是真的「出現了」。

最近這幾年,一個不亞於當年大航海的私人航天時代正在到來。為什麼?因為航天業開始有利可圖,如何從太空探索中獲得利潤,開始變得清晰起來。也就是說,航天業的發展動力已經從根本上完成切換:從過去靠著國家的軍備競賽和民眾的熱情,變成了依靠自由市場。

比如說,無人駕駛,它可是未來航天業的一個大客戶。你看,無人駕駛的汽車和飛機,都需要高精度的導航,這靠什麼實現?就是衛星通訊。就好比現在所有手機都要向運營商繳費一樣。在未來,只要是自動化需要移動的物體,都要給衛星「太空互聯網」繳費。有人測算,在2030年,這會是一個超過數千億的市場。

還有什麼薄膜太陽能發電、太空船再用、太空旅遊,都是未來非常好的生意。過去幾十年沒人提的登月計劃,現在也被提上了日程目錄。有一家公司值得關注,那就是Amazon亞馬遜公司創始人Mackenzie Bezos貝佐斯創建的BlueOrigin藍色起源

他的願景,是帶領人類重返月球並在月球上永久居住。每年,貝佐斯個人都賣出價值10億美金的亞馬遜公司股票,直接資助藍色起源這家公司。

美國很多商業巨富也在推動私人航天產業,除了Elon MuskMackenzie Bezos、微軟的聯合創始人Paul Gardner Allen,甚至連一個美國連鎖酒店的老闆也成立了一家自己的航空公司,研製出適合人類長途星際旅行的太空艙。很多國家都和他簽了合同,要採購他做的太空艙。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既然航天業這麼賺錢,為什麼迎來的只是全球私人航天業的大爆發,而不是國家級機構的大爆發?」

回答這問題前,我們要先弄明白他們的運作模式/商業定位到底有那些不同。

如果國家來搞航天往往是線性推進,先解決運載能力,再解決太空艙,然後解決太空的各種服務,解決太空的各種應用開發。一個國家舉全國之力與資金,或許能夠做到一次最強大的輝煌,但是很難做到持續不斷地提供高水平的服務。

而私人做航天呢,最大的特點就在於平行發展,從無數的公司,在做著自己的事,解決自己面臨的技術難題。只要有一個系統集成大商,把他們在各個領域的技術突破整合起來,就會是一項大突破。

這是只有在商業化市場中,才能構築起來的完整生態圈。

比如說,有一家私人航天飛行器公司叫XCOR。這家公司只有110個人,可以完成整個航天飛行器的設計、開發和製造。其原因並不是這110個人有多麼聰明,而是利用了市場生態的力量。

比如,它的起落架是美國一家專門設計戰鬥機起落架的公司幫助設計的。這樣的公司,在過去也許是Lockheed Martin公司或者波音公司的一個部門,獨立出來之後,不僅可以為Lockheed Martin這樣的公司提供服務,也可以為XCOR這樣的創新企業提供幫助。

飛機起落架,這樣狹窄的領域都有獨立的企業生存價值,你可以設想到,太空行業的整個生態系統是多麼地完備。

從以上回顧人類太空產業的歷史,可以看到一個規律。人類做一件事的動力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熱情,一種是利益。這兩種動力都很重要,都能把事做成,但是它們之間有一個重大的區別。

用熱情為動力來做事,往往一開頭就是最好的,因為它最容易在瞬間聚集資源,可以不計成本地去做,可以創造奇蹟。但是熱情也是最容易耗損的東西,所以會每況愈下,熱情沒有了,事情也就結束了。

用利益為動力來做事,往往開頭非常難。但是,利益這個動力也有很大的好處。就是它能不斷地創造財富效應,一邊做,一邊匯集人才和資源進入這項事業,像滾雪球那樣越來越大。

這像不像做創業與生意的分別?創業往往說的是熱情,生意重視的是利益,更有趣的是,談創業的人永遠比做生意的人「難成功」,因為熱情是一件很個人的事,而利益是所有人都懂的資源。

單純地歌頌熱情,看不起利益,這可能是人類在達成目標過程中,會犯的最大錯誤。